中文EN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演讲嘉宾实录
疾病防控与健康中国

来源:中关村论坛 发布时间:2021-11-25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疾病防控与健康中国,向科学要答案,我们今天也是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持续不断向科学要答案,科学有没有答案?科学给我们提供的答案让我们人类积累了知识,我们有了科学的答案,把知识应用到技术、社会、医学各个层面上,又使得知识变成了常识,人类就是这样不断地向科学要答案,不断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这次抗击新冠疫情我们就是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向科学要答案,所以,我想跟大家第一张幻灯片就讲,总书记在去年9月11号有关科学家座谈会强调的四个面向。

我们尤其是面向人民生命健康,今天我给大家从疾病防控和人民健康的角度,跟大家一起讨论一下这个。我花10分钟介绍战胜新冠病毒向科学要答案,再花2分钟介绍一下疾病事业建设向科学要答案,最后健康中国建设向科学要答案。

首先,按照总书记的指示,战胜新冠疫情向科学要答案,这是最近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博物馆展出的,大家知道,突出其来的新冠疫情在2019年12月底在武汉出现,面对这样的疫情我们可能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它是什么,但是,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中国的科技人员,中国的医务工作人员,中国的疾控人员,在座的各位,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很快不到一个星期,几天的功夫就把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搞明白,把病毒分离出来,把诊断试剂做出来,我们诊断试剂从一开始,不到一个星期做出来到今天,我们诊断试剂的探针都没有改变过。

到今天我们执行的隔离都是按照14天+7,当时的判断它的潜伏期7天,它的主要传播途径飞沫,所有的这些判断基于科学,所有的这些措施源于科学,所有的措施得到了民众的理解,民众的支持,有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我们赢得了胜利,从武汉疫情的爆发,一直到今天我们的防疫,我们封城,到现在的压制,取得了成功,全球唯一的一直能够做到清零。现在大家都在讨论,清零这个措施好吗?我告诉大家,好,就是好,它就是好,好好好,它是有科学依据的,因为这样的措施给我们争取了时间,让我们党制定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政策和策略让每一个老百姓都深深体会到了,让国际社会统统看到了中国的这种防控策略带来的疾病防控、人民生命健康、经济发展的益处,人类做事情无非是,我们要有时空观念,时间空间很重要。今天我们这种防控策略为我们争取了时间,这也是今天我们主要议题就是疫苗。

我们有了疫苗,大家想没想为群体免疫的建成争取了时间,中国将会多得到多少的经济社会发展加人民生命,这是明摆的,所以,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有这几张幻灯片,充分肯定了我们做的一些工作,里面写CDC1月7号分离病等等,向全世界展示,按照总书记的指示,公开、透明、负责任的处理这次疫情,中国做到了,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人类遭遇这样的新冠疫情,它到底是什么疫情?它是一个黑天鹅事件还是一个灰犀牛事件,大家知道往上曾经登了,说我本人2019年10月18日参加了美国的一个会议EVENT201,人类找了一个假想敌,听完这个题目就约等于COVID—19,有人说高福同志,你去年10月18号就知道可能要出这个病毒了?是,知道,几年前就知道,冠状病毒将给人类带来很大的挑战,这就是我们实验室一直在布局冠状病毒的研究,有人说能不能咱们不研究,蝙蝠别管它,如果这样,我们到现在今天还在大谈特谈人类遭遇一场瘟疫?什么瘟疫?不知道,就是因为科学进步比较快,人类才做得这么好,所以当时疫情按照我们专业人士就是灰犀牛事件,不是黑天鹅时间,2019年的年度报告我们就写了,流感和冠状病毒将给人类带来大流行,人类准备好了吗?没有,病毒会来,由于科学进步,SARS事件不会出现了,整了三个月没搞清楚病毒是什么,今天我们没有SARS事件,但是这个病毒极狡猾又隐秘,所以给人类带来这么大的灾难,中国科学也发展到今天,中国人民自己把这个病毒搞清楚,但是人类没准备好。

我希望再次警醒大家能够准备好,为什么这样讲?大家看看,再次这个病毒回顾一下感染人类的7种冠状病毒,第一种,记忆犹新,2002年底SARS,人类发现的第一种冠状病毒是1965年HCOV—229E,第二种叫HCoV-OC43,两年以后1967年发现的,接下来2002年SARS,然后就是2004年发现的荷兰63号,过去大家给病毒起名字,在哪儿发现就由哪儿的名字命名,现在政治化了,现在大家不好意思这么用了,2004年发现病毒,有教授发现,深圳病人回到香港把病毒分离成功,命名为香港大学1号,HK1。

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SKU告诉我们,溯源不能着急,在1995年巴西冰箱里存的货拿出来,已经有HKU1这个病毒了,所以我们一再强调,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最后是MERS病毒,COVID—19,COVID—19很可能最后叫19最后很可能20年前,30年前,甚至50年前已经在某个角落藏匿着了,大家看看HKU1就是这么一个结论。

所以,面对突发公共事件中国人民搞得这么好,为什么搞得这么好?首先向科学要答案,按照总书记指示,科学为基础,公众理解,公众参与,你制定的措施公众能够依存,最后,要有强有力的行动决策,我们国家做到的,如果都像中国这么做,一定把病毒闷死了,消灭了。所以一定坚持求真务实的态度,科学求真,行政务实,有些科学是对的,不可操作,有些行政是可以操作的,不符合科学,所以两边要平衡,所以我把求真务实概括为科学求真,行政务实,2020年1月20号6位专家正式宣布人传人,新冠科学大事记,1月30号,国家卫生健康委注意到这件事情,病毒分离刚才提了,一直到国际社会公开展示这件事情做了大量的工作,1月24号,我和王晨,加上英国牛津的一位同事,1月24号我们说,这个新冠病毒会造成什么,1月20号,面对这样的生物,中国疫苗为什么能走在世界前列,首先,向科学要答案,中国政府一直支持中国的科学,支持病原微生物和免疫学研究,我们的基础研究已经走在国际前沿。向科学要答案,科学有答案。基因测序没有依赖任何人,中国做出来了,中国的机制体制、联防联控、群防群控这个机制,我们要做灭活苗,杨晓明的疫苗,尹遵栋他们的疫苗,当时都是在我们中国疾控中心,把我们的P3实验室,提前了两三个月转化成疫苗生产车间,做出来的灭活苗,中国生物武汉苗是中国科学武汉病毒所把P3实验室拿出来,这样群防群控联防联控,国家的这种协调能力只有中国可以做到,就这件事情凸显我们机制体制的优势。

疫苗大概分类七类,灭活疫苗、弱毒疫苗、蛋白亚单位载体疫苗、病毒载体疫苗、DNA疫苗mRNA,一会儿都会聚焦给大家说,我就不进一步说了,基本的东西就是上边病毒颗粒,病毒颗粒表面的刺突蛋白,刺突蛋白上边有一个受体结合位点,各种设计涵盖了我们今天的整个疫苗的情况,7款疫苗附条件上市紧急使用,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今天大家都在讨论,我们的疫苗管用吗?我很高兴的告诉大家,这就是猫鼠游戏,展望未来,疫苗出现这么多变异,起了这么多名字,但是呢,很明显,疫苗提供基础免疫,一针两针以后提供基础免疫,能够减轻疾病负担,也就是可能防感染差一点点,防发病又差了一点点,防传播不能全部,但是防重症防死亡是明显的效果,这就是我们很好的疫苗,大家对疫苗要有信心。

看看英国的数据,英国的第二波,左侧发病,右侧死亡,发病的比例和死亡的比例呈正比,第三波发病那么多死亡很少,美国,大家看小口,美国数据整个大圈是感染的不打疫苗的,小口是打疫苗,告诉大家疫苗管用。

所以,我曾经提出,我们一定要世界共享疫苗,如果世界不共享疫苗,病毒将共享世界。

第二部分,疾控事业的发展要向科学要答案。

传染病体系建设在我们中国很好,找到传染病,发现传染病,从测序到病毒分离,我们全中国从大学到国立研究机构,比如说中国科学院,一直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到中国医学科学,都在科技基础设施条件这几年我们发展的是非常非常好,大家要对它有信心,疾控能力体系的建设也非常非常好。

整个提升的建设,我这里边举个例子,这次例子告诉我们,疾控体系建设确实可以做到一锤定音,我们武汉靠封城做得好过很好,最后靠疫苗,全国有30多起引起社区传播的,也搞得挺好,一锤定音,流行病学,病原发现,病原分子流调,做得都非常好,做得挺好。

更为重要的是,生物安全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所以,传染病防控在这里边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也是向科学要答案。

大家不要忘了,今天我们讨论的是急性传染病在慢病防控上中国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科学,我们的人均预期寿命从1949年35岁到2019年77.3岁,苏州上海都是83、84,北京也80多岁,这就是我们整个疾病防控向科学要答案。

健康中国建设,新时期健康中国建设非常强调是,以基层为重点,中国在强基层方面做的是非常非常好,国际其他国家,包括发达国家,疫情控制不好,一个重要的原因,基层不行,所以,需要我一个评述,我就说公共卫生工作重在强基层,强基层靠什么?靠科学,我们依据科学把各个步骤做得非常好,所以我们工作才能做得这么到位。

  • 组织机构
  • 主办单位
    科学技术部  中国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北京市人民政府
  • 承办单位
    中关村论坛执委会办公室
  • 运营机构
    北京中关村国际会展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顶级合作伙伴

战略合作伙伴

关注我们

微博
微信
Copyright 2020. 北京中关村国际会展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versed.京ICP备2002932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2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