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演讲嘉宾实录
硬科技创新与青年创业平行论坛——硬科技改变世界

来源:中关村论坛 发布时间:2020-06-10

      大家上午好!我带来的主题是硬科技改变世界。首先先回头看一下历史,第一次工业革命是在英国开启的,蒸汽机推动了整个人类从过去的农业时代走向了今天的工业时代,大家看到50元英镑上的这两个人,一个是瓦特一个是博尔顿。大家都知道能够登上货币封面的,除了伟大的政治家,还有伟大的科学家,像博尔顿这样的科技投资人,这是非常罕见的,证明了科技以及科技投资硬科技的产业化对人类的巨大贡献,以及人类对他的这种认可。

      美国是抓住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机遇,电气化革命,让美国在1870-1900年,美国在1894年GDP超过了英国,成为了全球GDP第一大国,但是这时候美国还不是世界第一强国,当时主要科学贡献都来自于欧洲,但是美国当时是成功的把欧洲的这些科技,科学成果在美国做了转化,做了应用,美国当时是一个应用非常强的国家,所以这时候美国GDP迅速上来了。但是美国真正成为世界第一是在二战之后,在二战之后美国把欧洲一大批科学家因为避难都到了美国,美国成为真正全球科学中心,同时也因为二战激发了各国在科研上的投入,所以美国在二战期间研发出了原子弹,包括计算机,这些都是因为战争驱动,由于二战期间无线电等一系列技术激发,最后爆发了技术革命。信息技术革命,而且20世纪四大发明全部诞生在美国。

      我们认为从信息革命来看,主要是从70年代,从集成电路开始,集成电路之后有了个人电脑,有了个人电脑之后就有了软件,像微软80年代主要以软件创业,90年代所有的电脑需要连在一起的时候,就诞生了整个的光纤通信的网络,这就是整个今天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当基础设施铺设好之后,到2000年整个互联网崛起了,到了今天现在可能是下一个人工智能时代即将到来的时候我们还是需要铺设硬科技基础设施,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四次创新浪潮,每十年一个,每次都是先从硬科技基础设施开始起步,基础设施好了之后在上面所有应用和这种模式创新就能够发挥出来。

      我们把四次科技革命,做了一个总结,其实四次科技革命,第一次科技革命就是机器革命,这是因为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而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气化革命,这时候因为麦克斯韦发现了麦克斯韦方程,人类对电磁力有了掌控力,第三次是信息产业革命,以集成电路和光纤通信为基石推进的信息时代革命。过去200年就是机械和电的时代,过去200年基本上人类把机和电的技术性能挖掘到了极致,下一步可能就是人工智能和光的时代,光机电算了,我们管它叫机电光算,未来是光+AI时代。每个企业其实都是站在时代科技的浪潮之巅的,每个时代都会有不同的企业,工业革命就有诞生了蒸汽机,到了电气化有了GG企业,今天世界巨头都是IT巨头,企业都是这个时代带来的。

      我们回头来看的话,这个图就是每60年是一个创新的S形曲线,一个技术从诞生开始高速成长,到技术瓶颈挖掘完大概就是60年,一个技术从一个发源地扩散到全球的技术扩散周期也大概是五六十年,康波周期由科技革命60周年周期带来的,人类的整个经济发展和政治的发展都是受科技革命的影响,为什么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到现在整个全球经济衰退,包括地缘政治的变化,本质上都是源于上一次从60年代开始的信息产业革命到今天摩尔定律失效之后,整个的大科技第三次科技红利浪潮,现在处在消退的阶段,人类需要挖掘第四次工业革命红利,一旦开启第四次科技革命才能把人从全球经济、政治很多危机化解出来。

      从中国的发展模式来看,中国过去40年,改革开放40年,我们承接了发达国家前一二三次科技革命红利,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实现了从要素驱动到投资驱动,就像波特讲的,但是一个国家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三个阶段就是要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化为创新驱动,这是中国正在转创新驱动的阶段,需要我们有一个从国家的发展方式,包括我们的企业发展方式,包括整个政策、行业的调整,人才的配比方式都是要有大的创新和调整。如果不能够实现这种调整的话可能就会像拉美陷井一样,像拉美国家没有能完成创新驱动,尤其是中等收入国家,全球从1960年到今天一百多个经济体,只有12个经济体从中等收入跨越到发达经济体,中国2010年进入中等收入体,2030年必须完成这个转换。

      我们认为时代呼唤硬科技,第一从全球科技转折点,每60年是一个转折点。第二中国发展方式从人口红利走向创新红利,这也是一个40年来的转折点。从全球基辛格说每100年有大国崛起,美国成为全球大国二战之后,还有30年全球是否有一个新的大国崛起,也有可能是中国。我们正处于第四次科技革命前夜,相对于前三次科技革命的技术可能就是硬科技,前三次科技革命可能有一些技术已经是高科技,所以我们认为真正的硬科就像基石和使能技术一样,就像蒸汽机,推动人类经济社会不断向前发展底层技术,这些是在无论对今天中国,乃至对全球来说都是人类迫切需要解决的。我们认为硬科技不止是技术应用,更多是提倡一种精神,一种志气,提倡一种科研工匠精神,我们今天做硬科技需要去做长期的投入和积累,不但需要科研长期投入,也需要耐心资本支持长周期的科技创新。

      硬科技的领域从芯片到人工智能到新材料航空航天,这些都属于未来的一些领域。硬科技是骨头,实体经济是肌肉,须提经济是脂肪,金融是血液,对于一个人来说,一定要有很好的骨头才能够支撑你的身体,但是同时你要有很好的肌肉才能很强壮,配比不合理的话很可能导致我虚胖,如果虚拟经济太多的话,对于今天中国来说,我们更需要加强骨头,更需要投向实体经济,让肌肉变的更强大,这样的话我们人才是一个更加健康,要让更多的血液能够支持我们的科技和实体经济发展。国家现在推出科创板,实际上就是引导我们更多的金融投向实体经济和硬科技。

      我们认为科技创业是未来三十年中国发展主旋律,薛校长提出来科技成果转化就是未来30年黄金时代,我们一直践行科技成果转化,硬科技符合十九大加快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就是要把人力和资本投向技术进步上。我们认为硬科技它特点需要长周期,研发投入大,高南方风险大,既要懂技术也要懂科学家,你要有耐心,你的体量比较大,有这种风险承受能力。我们认为相对互联网思维来说,硬科技思维是长周期的,就像郭靖和杨康一样,虽然前面很慢,后面越来越快,画了一个曲线,硬科技曲线属于前面很慢,后面很快,属于这种长周期的创新,所以头5-10年10分耕耘一分回报,一旦到拐点就会实现一分耕耘十分怀抱。就像华为一样,做芯片,很多的创新长期投入,到今天他的增长在这么大体量下还能保持百分之二三十,这就是硬科技公司特点,虽然前期回报不是很大,但是它的好处在于一旦他做成功之后,技术的壁垒,专利的壁垒和时间的壁垒,这些壁垒都是不可复制的,我们也呼吁更多企业家和投资人把更多的资源能投向硬科技创业,长期来看硬科技还是不错的。致力于打造科技成果转化模式,希望能够解决科技经济两张皮,现在整个科技成果产业化还是很大国家面临的问题,这里面最关键就是人才、技术、资本、服务四位一体,需要耐心的天使资本,需要专业的孵化服务,我们同时能够找到合计创新领域的领军人才,帮助他把这个企业从实验室走向这个产业。

      中国要在2050年建设成为世界科技强国,我们2035年成为创新国家,国家一直在致力于打造创新体系建设,中科院在1998年给国家提了一个报告,迎接知识创新的时代,要打造国家创新体系,从1999年到今天20年过去了,中国在创新体系建设进展非常好,我们的科研实力大幅度增强,科研投入现在全球第二,科技人才数量全球第一,大量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瓶颈在于科技成果转化这个阶段,目前来看反倒成为最大短板,如何把大量科研投入这些科技成果能够转化出来支撑今天的这些世界500强企业,大量企业产业升级,这是现在最薄弱,也是最需要我们投入的环节。

      我们认为在未来的国家创新体系建设里面需要把科技成果转化这个体系补上,这就是我们一直从事的工作。最近在中关村的支持下,刚刚成立中关村技术经理人协会,这个技术经理人协会能够不断的推动中关村的科技成果转化,把我们现在北京这么多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出来。现在面临主要问题很难流向实体经济,中国需要修建金融领域的郑国渠和毛细血管。我们发起硬科技基金,推动毛细血管建设,希望为科技成果转化和科学家创业提供早期的第一桶金,搭建硬科技的创业雨林生态,这是我们的目标,中国未来也是希望能够通过科技创新共同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用科技让世界变的更美好,谢谢大家。

  • 组织机构
  • 主办单位
    科学技术部  中国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北京市人民政府
  • 承办单位
    中关村论坛执委会办公室
  • 支持单位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国际科技园及创新区域协会
  • 运营机构
    北京中关村国际会展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顶级合作伙伴

战略合作伙伴

关注我们

微博
微信
Copyright 2020. 北京中关村国际会展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versed.京ICP备2002932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2860号